☜楼鱼

我这个人污得很💩

(鼠猫)《神探非基组》 作者 无望的爱恋 『长篇破案』(授权转载)(*/ω\*)

第三章 意外快递(二)
还说正在热热闹闹进门的这几个人。
在最前面走着的是个烫着大波浪卷花头的小个子姑娘,叫丁月华,就像她的名字,她整个人给人感觉干干净净,温温柔柔的,但是一说起话来,立马就露出了女汉子的本质。她是整个重案组的内勤总管,负责大大小小的案件档案的管理和各种申请表格的调配,这两年开始负责会议的召开和会议记录的整理。说是警察,其实她枪也没摸过,坏人也没抓过,连小偷长啥样都不知道,上班六年,丢了六个手机,十二个钱包,每到此时总是忿忿不平地叫唤,
“哪天那个该死的小偷被我逮到,就赏他一丈红尝尝。”
因此,白玉堂每次看见她都笑着请安,
“小主子,最近您那一丈红赏出去了吗?”
丁月华这时候就会含羞带媚地追着要打他,
“五哥,你嘲笑我啊?”
全警署的人都知道丁月华是警察世家出身,从爷爷那一代起就是警务署里数得着的人物,她爸爸两年前刚刚从警务处高级副处长的职位上退下来,两个哥哥丁兆兰,丁兆惠分别隶属西北和东北警署,任高级督察职位,人称“丁氏双侠”,和卢方,白玉堂等人有过命的交情,整天称兄道弟的,看的别人眼热。
全警署的人还都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丁月华之所以留在西南总署重案组这种都是雄性动物的地方任职,全都是为了白玉堂。丁月华喜欢白玉堂这件事,不要说全西南署,就是整个H市的警界都知道丁处长的掌上明珠,丁氏双侠的宝贝妹子疯狂地爱着白玉堂,一追就是三,四年。甚至有很多传闻都在说,白玉堂之所以这几年在西南署干的风生水起,连续升职,就因为他是丁家东床快婿的不二人选,这个传闻就连十分嚣张的涂善都半信半疑,因此每次见到白玉堂,都是客客气气的。
白玉堂怎么认为的?
该吃吃,该喝喝,该跟丁月华逗贫嘴就逗贫嘴,一样不差!谁爱说什么说什么,白五爷根本不在乎!他不生气,也不窃喜,因为他最在乎的那只猫,从来不会怀疑他的这些绯闻。他还记得,在他们结婚的当天晚上,展昭曾经在他怀里特意跟他说过这样一段话,他说这是他对白玉堂的爱的最好的解释,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那一刻,白玉堂就知道自己有多幸运,他在心里感谢了八百遍中国的外国的每一位神仙,让自己可以在小的时候就牢牢地抓住了那只猫,哦,那个叫展昭的人的心。现在,他很知足,也很珍惜,因为有这样一个人深爱着自己,是多么的幸福。
他和展昭十几年的爱情,靠的就是彼此间的信任。
走在丁月华身后的是组里的几个哥哥,大嗓门的是老三徐庆,特热情又仗义,破案的时候不要命,什么危险都敢冲在前面,再然后是老大卢方,岁数最年长的他也最沉稳,往往大家都激动的时候,他就能起到稳定人心的作用,说出来的话大家伙都服,所以,有时候白玉堂出差不在队里,他就是队里的核心人物。说到卢方,就不得不提到他的老婆,大名鼎鼎的外科医生闵秀秀,她之所以出名,不仅因为她是S市心脏外科有名的一把刀,更因为卢方名声在外的惧内。最后边走边说话的两个人,面相偏老的是组里的老二韩彰,他在资料收集方面很有一手,因为早年的卧底工作,让他在黑道圈里很有些人脉,大大小小的消息,不用花费太多时间,他就都能知道了。他身边面黄肌瘦的这个人叫蒋平,外号“病夫”,是六组有名的电脑高手,据说是韩彰的发小,从小身体不好,在家闲着不能上学的时候,就好钻研电脑,说是钻研,其实就是想法设法地钻到别人的电脑里研究研究,后来被韩彰强拉硬拽的进了警察这行,没想到他那点特长还真是派上了用场,现在,他基本是各个组争着抢着要的宝贝。
再后面进来的是无精打采的两个高大汉子,都是展昭的手下,一个张龙,一个赵虎,也都各有所长,这会儿两个人正在生闷气,因为展昭只带走了王朝和马汉,留下他们两个像是两个被遗弃的孩子,一会儿还不知道要被临时编入哪个组呢。哎,反正别管进哪个组,都是一个结果,后妈带着的孩儿,不招人待见。
白玉堂看着他们俩黑锅底一样的脸色,突然笑了,心说,猫儿把这两直肠子的人留下,这不是明摆着要让别人欺负吗?不行,我得替我的猫儿看着点他的人。张龙看到了白玉堂有点儿邪气的笑容,拽了拽赵虎的袖子,耳语道,
“诶,你看白老鼠笑得多得意。哼,昭哥和马汉他们去灾区受苦,白玉堂他们组又接了这么个大案子,他心里肯定得意死了。啧啧啧,你看看他笑的!”
赵虎却叹了一口气,哀怨地说,
“这会儿咱就别挑剔白玉堂了,能分到他那一组也算是咱俩烧高香了,听说这个案子是全市联合破案,连涂善和颜查散他们都来了,要是分到涂善那组,我宁可买二斤面条上吊去。”
张龙立刻用胳膊肘撞了一下赵虎,
“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没出息啊,就是上吊也不能是咱们去啊,那不是给昭哥丢脸吗?!再说了,你这么大块儿,二斤面条够吗?怎么也得三斤吧?!”
哈哈哈
两个人都笑了,刚刚的愁云惨雾不见了,他们小声嘀咕着跟着六组的人坐到了一起,就见白玉堂冲他们晃晃手,赵虎一脸不情愿地低声问道,
“白sir,有事?”
白玉堂笑了笑,
“两条Marlboro,红盒的,我跟头儿说,让你们俩暂时归在我们组里。”
赵虎听了,立刻垮下了脸,
“阿sir,我们是当兵的,很穷的好嘛!”
看着白玉堂眯着笑眼看着他,咬咬牙,只好点头,
“成交!”
白玉堂心里这个乐,高高兴兴地转过去冲公孙策挤眉弄眼,公孙指着他笑骂道,
“白玉堂,你这臭小子,你看看你有点长官的样子吗?”
几个人正在斗嘴,就听见一个粗声粗气的人大声嚷嚷着走了进来,
“我说老颜,你今天怎么光杆司令,一个人来了?我就说是包黑子和公孙他们拿着鸡毛当令箭,没事申请什么联合破案,老颜,你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好小子,还是你聪明,早知道我也不带着我的人来了,劳师动众的。”
说话的人是个高壮的汉子,只见他长的颇为有特色,眼睛极小,却能看到狠戾的精光,两眉之间的印堂处显的过于狭窄,使得脸上的肉看起来像是往两边横长着,鼻宽脸长,此刻带着狂放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狰狞。他后面跟着一众手下,却没有人敢在西南总署的主会议厅里如此放肆,所以就更显得他的笑声尖利刺耳。在他身旁一同进来的是个瘦高的年轻人,带着眼镜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白净的脸,看不出表情,对于身边人的话和笑容完全的无动于衷。他一抬头,看见白玉堂正在看着他,于是向对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又向公孙策点点头,就在会议桌正对着白玉堂的位置坐下了。
“公孙先生,老包还没到呢?这可不像是他的风格啊,让大家等着。”
“涂善,带着你的人先找地方坐下,这里是西南总署,还是低调一点的好。”公孙策走到涂善跟前,伸出了手,再说出欢迎两个字之前,不冷不热地提醒着跟前这个不知好歹的人,
“欢迎来西南署,希望这次大家通力合作,能够早日破案。”
所有人落座,就听见一阵咳嗽声传来,都知道这是西南总署的大boss包拯到了,所有人起立,看见一个黑脸的中年人进来向大家摆摆手,示意坐下,所有人才全部落座。这时,大家的目光才落到跟着包拯进来的人身上。这是一个穿着崭新女警制服的女生,长的非常漂亮,年龄也就是24,5岁的样子,身材曼妙纤细,肌肤如冰似雪,利落干练的及耳短发,趁的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向所有人微笑着点头致意,真可谓是美目流盼,立时引得张龙赵虎,甚至徐庆蒋平等人都发出赞叹的声音,包拯难得的没有摆出标志性的扑克牌脸,指着白玉堂说道,
“苏虹,这是白玉堂高级警督,重案六组的组长,你今后就跟着他了。白玉堂,你小子发什么呆,看傻了?这是苏虹,就是上次跟你提起的,分到你们组的新人,高材生,你给我好好带她啊!行了,苏虹,你坐到白玉堂边上吧。”
马上,徐庆和蒋平就热血沸腾地腾出了两个人中间的空位子,脸上带着谄媚的表情,说道,
“来来来,坐这儿,这儿还有个位子了。”
“我说白玉堂,你艳福不浅啊!你看看你小子,左拥右抱的,真是羡慕死我们这些人了哈!”
白玉堂冷哼了一声,
”涂sir您过奖了,您要是转到六组来,我立刻休了他们所有的人。“
大家听得一愣,然后就要发出爆笑,但是看着涂善冷下来的脸,又没有人真的敢笑出声,只好使劲憋着。
苏虹走向那张空椅子,笑着向徐庆几人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就大大方方地落座了,在坐下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白玉堂,却发现这个未来的直属上级根本没有理会她,而是皱着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包拯又指了指坐在他正对面的丁月华,说道,
“月华,打开幻灯机,我们开始吧。”
“好的。
”刚刚还一脸醋意看着苏虹的丁月华,一旦进入了工作状态,就立刻像是换了一个人,只见她关上会议室所有的遥控灯,指着银幕上出现的一尊艺术品雕像说道,
“各位长官,大家现在看到的这尊雕像叫做‘母亲的挣扎’,是十年前,当时只有二十岁的旅日华侨艺术家林建方先生的作品,这件作品当年获得了英国皇家雕塑大奖,在亚洲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据说,这只向天空中伸出的女人的半截手臂,表现的是一位绝望的母亲在挣扎时向上天做出的最后的抗争。”
“诶,我说咱们这是上艺术欣赏课呢吗?”涂善有些不太耐烦地打断了丁月华的介绍,抬头看见侧面坐着的包拯紧皱着眉头瞪着他,立刻放小了音量,
“赶紧说正题,好分析案情啊!”
丁月华看都不看他,向白玉堂和颜查散点点头说道,
“这个作品后来在瑞士苏克兰拍卖行的一次拍卖会上卖出了100万美金的高价,因此引起了很多人的追捧,这个作品的仿制品也一路走俏,即使过了十年,还有很多地方生产销售仿制品。”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们重案组开始负责打击赝品的业务了?”涂善手下一个叫唐文龙的警长有些不满地小声嘟囔着。
这次连白玉堂都皱起了眉,他刚要说话,就见公孙策用手碰了碰他的胳膊,示意他别说话,然后掏出自己的手机,在会议桌下递给白玉堂,小声说道,
“自己看!”
白玉堂一脸疑惑地接过来,仔细看,只见上面是一条展昭发给公孙策的短信,上面就聊聊几个字,
“老表,看着白玉堂,忍。”
白玉堂看着公孙策一脸“你看着办”的表情,立刻咽了一口唾沫,然后放开了眉头,听丁月华接着解释下一张幻灯。当灰色的画面出现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了震惊,张龙和赵虎甚至发出了惊叹声,
“这是真人的手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