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鱼

我这个人污得很💩

(鼠猫)《神探非基组》 作者 无望的爱恋 『长篇破案』(授权转载)

第六章 震中救援
直升飞机的轰鸣声给人的头脑带来巨大的冲击,螺旋桨引起的风旋吹乱了头发,但是已经换上陆军深绿色迷彩作训服,戴上降噪耳机,耳麦和风镜的展昭三人则已经准备就绪,很快就随着李元昊的突击队一起登上了一架中型运输直升机,向地震中心地区进发。
展昭看了看自己和王朝,马汉左臂上佩戴的黄色佩章,再看看坐在他对面一直闭目养神的李元昊和他的队员手臂上的蓝色臂章,心里稍有些不是滋味,同时也有些困惑,抢险救灾虽然一直是军队的职责所在,但是派出作战能力屈指可数的特种部队去灾区,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李元昊好像感到了展昭盯着他的目光,突然摘下眼镜,看着展昭用嘴形问道,
“有什么问题,展警官?”
展昭刚刚想的出了神,这会儿看见李元昊这样发问,略有些不好意思,赶忙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李元昊重新戴好眼镜,继续头靠着机舱壁养神。展昭则转头看向窗外,继续想着今后该怎么跟这支部队合作。
飞豹团是一支老牌的特种作战部队,隶属中央陆军。这支队伍不仅在国内,即使是在强手如林的国际军事作战团体中也有着很高的声誉,他们和分属海军,空军的其他两支精英作战部队一起,分别用豹,鲨,鹰作为部队象征,陆军飞豹团系统属于绿营,空军巨鲨连属于蓝营,空军飞影团属于白营,而李元昊是三个团长中最为年轻的少校军官,由此,展昭也能够推断出这个人过往的辉煌战绩,同时也理解了他的傲慢不逊和盛气凌人从何而来。想到这里,他不禁想到了白玉堂,先且不说白玉堂是他心底挚爱的恋人,就算是从同事角度出发,白玉堂也是身手矫健,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破案经验丰富,能吃苦又肯付出的警界精英,所以当年他退出高级警督竞选,不全是因为避嫌,也是因为他觉得白玉堂比自己更有资格获得那个职位。而白玉堂的骄傲,他的不羁,甚至他有时候的飞扬跋扈,也是因为他的身世背景太好,样貌学习样样出色导致的。他从小出身大富之家,又集全家的宠爱于一身,从小到大除了对自己能够俯首贴耳的唯命是从,对其他人则一概不买账。
哎,这个白老鼠!
展昭摇着头淡淡地笑了一下,心里想着,这次自己不在他身边,又是几个警署联合破案,不知道公孙能不能帮忙管住白五爷那个臭脾气,别再和涂善起冲突,到时候就不好。。。
“展警官?”
展昭正在飞机尾桨的轰鸣声中想着自己的事,就听见耳机里传来一个声音,
“展警官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抬起头,刚好看到李元昊冲他笑了笑,又是那种玩世不恭又有些居高临下的笑,展昭有些不爽,但他不是那种轻易发脾气,让别人难堪的人,他刻意忽略了那种不屑,问道,
“李少校有事?”
他边说,边看看其他人,发现王朝他们并不能听见李元昊和自己的对话,只是自在地闭目养神,他立刻知道,这个耳机是可以控制对话双方身份的可操控耳机。
“咱们以后要共事一段时间呢,就别老用官称少校来,警官去的了,我看你应该没我大,我就直接教你展昭了,你也就叫我李元昊吧,这样还亲切点。”
李元昊带着一个稍有些夸张的军用防护太阳镜,再加上一个大大的耳机,使得他的整个脸上只能看见鼻子以下的部分,这样他稍微挑起嘴角的笑容就显得更为痞气和桀骜。
“好的。”展昭没多做回答,只是淡然地点点头。
李元昊有些愣住,展昭的那份淡然让他突然没了继续挑衅下去的兴趣,他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
“一会儿到了,我们只能在指挥部里停留半个小时,听震中地区当地的领导说一下目前的情况,以及我们需要完成的任务,然后就要进山了。”
“嗯,大概的情况和流程,我们出发之前,警署已经提前通知过了,而且我们和其他队员一样,服从海豹团的领导,协助完成这次支援任务。”
李元昊也点头,
“嗯,所以我提醒你现在最好趁着有时间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真到了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休息呢。”
“好,我知道了。”展昭刚要调整一下坐姿,休息一下,就听见李元昊又说,
“你看着像个。。。书生!”
“我是警察。”展昭说话的声音不大,却一字一顿的,然后他果断地闭上眼镜,不再看向对面的人。
“呵呵。”李元昊关了通话器,笑出了声,脸上却一丝笑意也没有,他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很快,他起身走向了驾驶座位,坐在了驾驶员的身边。
很快,直升机中每个队员都听见了驾驶员的声音,
“各位,我们目前的飞行高度是1220米左右,预计会在十分钟后降落,根据气象雷达显示,前方震中地区正在降暴雨,并伴有大风和冰雹,我们在降落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颠簸,请大家固定好安全带。”
“震中最重灾区位于山区地带,在这种恶劣气候条件下极易引发塌方和泥石流,大家在到达后,随时注意周围情况,落地后所有人原地待命,完毕。”李元昊抓起通话器补充了几句,说出的话既不带什么感情,也没有半句废话。
“Yes,Sir!”机舱里回应着整齐的回答。

二十分钟后,地震抢险作战指挥部
“老李,可算是把你们给盼到了啊!”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看见李元昊走进临时帐篷,就立刻热情地迎上去握手,见到李元昊身后的展昭,他笑眯眯地问道,
“老李,这就是你新来的警卫员?”
李元昊立刻哈哈大笑,却没有解释,展昭并不以为忤,主动伸过手,自我介绍说道,
“你好,我是H市西南警察总署派来协助赈灾的警督展昭,我负责组织当地剩余警务力量,在抢险救灾的同时维护灾区治安。”
“噢噢,”中年人赶忙点头,
“展警官,你好,不好意思啊,我误会了。谢谢你们这么快就赶到我们这里来帮忙,我是副县长,他们都叫我老王。我刚才没别的意思,就是看你年纪轻轻,又斯斯文文的,我以为是部队新来的小文书呢!展警官,我有眼不识泰山哈,我大老粗一个,你别生气。”
李元昊看到老王一个劲道歉,他乐呵呵地看着展昭,眼睛里都是揶揄,好像在说:看吧,不是我一个人对你有偏见。展昭看见了,不甚在意,只是淡淡地露出些苦笑,摇着头说,
“没关系,王县长。那现在县里是什么情况,人员伤亡情况有统计数据了吗?灾民情绪怎么样?”
展昭这样问着相关问题的时候,脑子里在飞快地琢磨着:李元昊应该不是第一次到这里,以他和这位王县长的熟络情况来看,他们应该认识很久了,要不然这位小小的县长又怎么会知道飞豹团团长要更换警卫员这种事情呢?!
“对对,来,你们二位快请里面坐,我们这里条件简陋,大家将就一下,咱们先来谈工作,叙旧的事情就算是结束了哈。”
三个人来到中间一张小桌子旁,老王指着桌子上摊开的一幅地图说道,
“这是我们全县及周边地区的地图,这个画着红圈圈的地方就是震中地区,险情最重,人员伤忙也最大。我们这个县四面环山,震中是最靠近山脊的一个村子,你们看这里,这个村子现在几乎是被封闭在里面,唯一能够进村的一条路已经被从山上滚落的石头拦住了,大家正在想办法,看看怎么打通这条路,恢复交通,好让救援车队进去。你们也知道的,这里比较偏远,各种设备设施都不完善,所以救人抢险也完成的不理想。今天是地震发生的第二天,里面的情况还不是特别清楚。”
“这次的震级多少?确定了吗?村里的人数?”李元昊盯着中间那个红圈看了半天。
老王有些为难,
“老李,展警官,实话说,我们这里是山区,也是板块交界的地区,地震是时有发生的事情,大家也根本不当回事。但是这么厉害的地震我们也是头回经历。震级还没公布,但是以我个人的经验,我觉得小不了,至少要在7级左右。当然,所有的数据都是以专家们的意见为准哈。”
正说着话,又有人走了进来,两个个子不高,又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在一个年轻人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王县,这是地震局派过来的专家组的专家们,这两位是负责人张博士和杨副主任。”
“哎呀,欢迎,感谢感谢。我们三个人正在说着震情呢,专家组就到了。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是部队派来协助抢险的李少校和展警官。”
大家互相客客气气地握了手,又各自自我介绍了一下,立刻投入到讨论中。专家组的这位杨主任在展昭眼里是个有些官僚作风的中年人,矮矮胖胖的,说话的时候语速很慢,拖着长长的官腔,不像是分析险情的,倒像是来做报告的。果然,他讲话没有三分钟,就四下里看看,好像在找椅子,看见大家都在等着他说话,他又咳嗽了几声,问道,
“王县长,有水吗?”
王县长立刻亲自给他搬了把椅子,又倒了杯热水,满面笑容地递给他,嘴里道歉,
“杨主任,不好意思啊,条件差,怠慢了你们几位。”
李元昊的脸色自从专家组的人进来就一直不太好,他脸上的五官很立体,显得很冷硬,这个时候阴沉着脸,就更让人有些压迫感,除了展昭,其他几个人也感到这股冷空气,正在尴尬间,展昭开口说话,
“杨主任,王县长,你们继续讨论一下震情,我们先去给战士们介绍一下情况,然后咱们一小时以后汇合,把后面的工作布置一下。王县长,您看呢?”
展昭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李元昊,即有安抚,也有询问的意思,果然,李元昊看懂了他的眼神,收敛了一些凛冽的气息,同时王县长也点头称是。
展昭和李元昊从帐篷里出来,就听见李元昊毫不遮掩地骂道,
“什么东西!”
展昭瞥了一下嘴,心里在想,这个少校团长的脾气跟白玉堂可真有点一拼呢!
“李少校?”
走出帐篷后,展昭叫住了紧走在前面的李元昊,
“我有几句话想说。”
李元昊停下了脚步,但是脸上明显是分外的不耐烦,
“说。”
展昭知道他是因为刚才那几个人才发脾气,倒也不太介意,他知道军队的世界里相对比较单纯,对于地方上的这种讲排场,耍官威的人接触的少,容忍度也少,更何况是李元昊这种长期在特种部队里打转的精英中的精英呢!展昭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
“李少校,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
“你有话就问,不用这么文邹邹的。还有,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叫我李元昊就行,你也不是我们编制内的人员,不用叫我少校。”
李元昊说话的速度很快,语气也不好,他说完话,半天,展昭都没有反应。李元昊纳闷地转头看看展昭,只见那个他眼里的文弱书生,微微蹙着眉头,也在看着他,两个人这样对峙似的互相看了一会儿,还是李元昊先“败下阵来”,不情不愿地低声说,
“我刚才态度不好,你多谅解。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
展昭抿了一下嘴唇,又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生气那些人的态度,但是,现在灾情当前,我们需要和他们合作。”
李元昊听展昭说我们,心里突然一动,觉得这个斯斯文文的警察很会说话,终于放晴了脸色,但嘴上还是不肯服软,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管着自己的。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我有个问题,来的路上就想问,现在更想知道答案。”
“哦?你想问什么?”李元昊这个时候觉得这个长相俊秀,气质温润的人果然不一般。
“你们飞豹团名声在外,为什么要来重灾区救灾?这个应该不属于你们的工作范围。”
李元昊听了他的问题,一愣,马上缓过神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展昭,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展昭好像知道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似的,笑了笑,又说道,
“这个问题你不好回答,没关系,我还有问题。这个王县长应该也不是这里真正的县长大人吧?他没有一点父母官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说?”
“这里是震中地区,属于人员,财产损失最严重的地方,但是他一点也没有担心,忧虑,甚至还能够笑着接待我们,这个。。。不太符合人之常情。但是,李少。。。元昊,这些我都不想知道,可能我也不应该知道,但是,我希望这些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救灾行动。既然我们来了,不管你另外的任务是什么,救灾应该是放在第一位的,因为人命关天!”
他说完,不等李元昊反应过来,就从自己作训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份画的红红绿绿的地形图,抖了一下展开来,然后指着旁边密密麻麻的一些小字,继续说道,
“出发之前,我做了调查,震中地区确实是几个小村落组成的小城,但是人口却很密集,地方志上标注的常住人口是十二万人。这次的震级初步判断至少在7级左右,根据以往的经验,强震之后电力,交通和通信都有可能完全中断,现在我们能走的一条路就是从这里出发,在70公里左右,会有一个叫五里谷的隧道,隧道长度大约2000米左右,我们如果开车前往震中的话,大概有20分钟左右的时间可以通过。”
李元昊眯着眼睛审视着全神贯注于讲解的展昭,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
“这里是离首都地区最近的一处军事基地,是保卫核心区域最重要的军事力量集中地,也是目前北方区域最大的核武器研究中心,我现在说的这些应该算是军事机密了。”
展昭拧着眉安静地听着,想了一下,问道,
“这才是派飞豹团来这里的原因,是吗?超过7级以上的地震,国家就可以接受国际上的所谓的灾害救援。军方怕有敌对国势力趁机潜入国家军事重地,所以才会动用陆军最厉害,也是最神秘的飞豹团来这里驻守。”
李元昊掏出兜里的烟盒,拿出一支,然后递给展昭,
“有火儿吗?”
展昭摇摇头,
“谢谢,不过我不抽烟。”
李元昊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展昭,
“你还真是个另类呢!干你们这行儿的,很少有不抽烟的吧?”
展昭淡淡地笑了笑,
“嗯,很少,我的同事们基本都是老烟枪。我不反感吸烟,只是我自己不抽,影响肺活量,会上瘾,有时候会影响我的判断力,同时也会让我在射击过程中失去准确性。”
李元昊撇撇嘴,把自己手里的烟点上,
“坚强的神经是不会受任何东西影响的,什么抽烟啊,咖啡啊,感情啊,都扯淡,技术不过硬,其他的都是借口。”
展昭看到李元昊算是从刚才的气愤中缓了过来,又恢复了他的“目中无人”,于是无所谓的摇摇头,淡然地说了一声,
“好吧。”
李元昊使劲吸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看着展昭说,
“你脾气不错!”
展昭笑笑,
“谢谢夸奖!”
李元昊接着说,
“但其实你是个脾气挺大的人,这种温温吞吞的样子,也就是个假象,估计你在家里,跟家里人会不一样吧?!”
展昭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在这样的李元昊面前,他有种被人看穿的感觉,因为他刚刚确实在心里想着,除了白玉堂,他真的很少跟外人生气,因为觉得没必要。
“为什么这么觉得?”
“直觉,”李元昊指指自己的脑袋,
“我这人直性子,不爱斗心眼儿,也没那种闲工夫去跟那些虚伪的人套近乎,拉关系,但是看人特别准。老赵来之前曾经介绍过,说你是警界少有的人才,又在美国特训过一年,实战经验丰富,刚开始看见你,觉得你。。。嘿嘿,现在看来,真应了你那句话,人不可貌相。”
展昭以为李元昊会一直嘴毒下去,没想到他会这么评价自己,顿时觉得有些意外和不好意思,他轻轻咳嗽了一下,调整了一下脸色,拦住了他的话茬,问道,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你们的刑侦勘察能力比我们强,这里虽是军事重地,但基本上算是地方模式,所以这种特殊环境下的对敌勘察能力,你们更有优势。”
“我们不需要进震中地区?你刚才所说的并不是我的上级布置给我们的任务。”
“我接到的指示是,对你们见机行事,不得已的时候才能告诉你们真相。”
“这么说,我是无意中猜到了你们的计划,还是扰乱了你们的部署?”
“猜?展警官,你是太谦虚了,还是太低估自己的智商了?”
展昭摇摇头,
“我无意窥探任何国家机密,也对各种政治游戏不感兴趣。来这里,我的上司给我的任务是进入震中灾区地区,抢险救灾,维护社会治安。”
“难道你的上司没告诉你,和飞豹团一起的行动中,你应该服从命令听指挥吗?”李元昊吸完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脚下,使劲碾了碾。
展昭冷着脸,看着李元昊,半饷,他突然立正敬礼,用短而有力的声音回答道,
“Yes,Sir!”
李元昊听着这声回答,心里却不是很痛快,他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展昭,透过那微蹙着的眉,他仿佛感到了展昭内心深处的压抑和隐忍,李元昊忽然有些不忍心,于是,他一反常态地放下强硬的气势,耐心解释道,
“有另一架直升机正在来这里的途中,很快就会到了,他们会在夜晚到达震中地区开始实施救援任务。我们这架飞机,会集合这里的物资,一并飞往震中地区,给灾民送去急需必备物品。”
展昭没有回答,只是保持挺拔的军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元昊看着这样的展昭,忽然笑了,
“真看不出来,你还挺倔的。”
“根据国际法和国际惯例,当地震里氏震级超过8级的时候,国际社会才有义务进行人道主义救援,而且这些救援仅限于人道主义物资,专业救援队和救援资金,而且他们来援助的前提条件是受灾国必须接受救援。现在,震中地区完全失去了对外联系的能力,我们完全不知道里面的灾情,每一分钟对埋在废墟里的人都是宝贵的,而震级的宣布需要时间,刚才派来的那些所谓的专家你也看到了,在这种时候,他们还在讲究自己说话的时候是不是有座位。飞豹团确实是精英部队,但是救死扶伤和保家卫国同等重要,我知道军令入山,但是。。。”
展昭正在说着话,就看见不远处一个挂着耳机,穿着迷彩作训服的士兵跑过来,行了军礼,焦急地说道,
“头儿,上头电话。”
他说着话,将一部军用通讯器递给李元昊,说到半截的展昭立刻想避嫌离开,却被李元昊用眼神制止住了,他看着展昭,按下了接听按键,
“元昊,现在有突发情况,空军拍去支援任务的另一架军用直升飞机忽然和我们失去了联系,现在下落不明。目前灾区上空的云团很厚,能见度很差,气候条件十分恶劣,无法马上派出另外的人员迅速到达灾区,我命令飞豹团在短时间内到达震中灾区,开始灾区抢险任务。如果遇到任何阻碍抢险救灾,违法乱纪的个人或者团体,一律可以严惩不贷,必要的时候可以先斩后奏。元昊,警署来的展警官他们对维持地方秩序很有经验,你们要和他们精诚合作,听见了吗?”
“是,长官!”
“好了,嘱咐所有人注意安全,根据以往经验,震中地区会有震级比较大的余震发生,你们在救人的同时,也要照顾好自己,你的飞豹团里个个都是宝贝,给我看好了他们,同时也要照顾地方上的同事们。出发吧!”
“Yes,Sir!请长官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李元昊和展昭同时敬礼,然后挂断了电话,李元昊冲着展昭撇了下嘴,一挥手,
“你赢了,展昭!走,把你刚才说的情况再分析一下,我们三十分钟后出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