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鱼

我这个人污得很💩

(鼠猫)《神探非基组》 作者 无望的爱恋 『长篇破案』(授权转载)(*/ω\*)

(二)

白玉堂把毛巾放回原处,然后回望着镜子里的展昭,看见他张嘴又要说话,突然握住了他精瘦的腰身,一个使劲将人转了过来,面向自己,说道,
“别道歉,猫儿,做你自己就好!”
“这次......我......唔......”
展昭还没说完,白玉堂的嘴唇已经盖住了他的嘴唇。白玉堂张嘴,将两片湿湿的柔软完全含在自己嘴里,仔细地用舌头品尝,他的两只手将展昭的t恤衫从牛仔裤里拉出来,一直往上拽,他的手在展昭突然翅果的皮肤上粗粗拉拉的摸着,激起展昭一阵颤栗,
“玉堂......别闹......我刚从医院出来......嗯......嗯......还没换衣服.....呃......”
白玉堂在他的胸前两点处开始使劲地啃咬,展昭有些不耐地向后仰着头,往后倒退一步,整个身体贴在了冰凉的瓷砖上,顿时有了一些清明,刚要说话,白玉堂不知何时已经抬起了头,用他的牙齿咬住了展昭的耳朵,引得他的喉结处不断得上下滚动,耳朵眼痒的难受,他抬手推了推白玉堂,
“我衣服脏,别闹了......”
“那就脱了,正好!”白玉堂咬着他的耳垂不肯松开,两只手却忙活着连拉带拽地将浅蓝色的T恤衫脱了下来,展昭的头发都被弄得乱糟糟的,却出奇地有些性感的效果。

😁😁😁😁『此处请看下一篇中截图』

白玉堂从在地上被踩的褶皱不堪的制服裤子里掏出手机,不耐烦地问道,
“白玉堂,谁?”
“玉堂,我是公孙,你快点回来,出事了。”
公孙策向来是最沉得住气的狠角色,但是现在他的声音里竟然充满了惊慌,白玉堂一下子就从情欲里瞬间清醒了,
“我马上回来。”
“我会通知展昭那组留守的其他人回来的,你快点儿。”
“好。”
挂了电话,已经听出来有事情发生的展昭赶忙将蓬头打开,递给白玉堂,问道,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需要我也回去吗?”
白玉堂接过花洒,向展昭招手,
“过来,我帮你把东西弄出来了。听公孙的声音,还挺严重的,但是他说要招你们组其他人回去,估计是不需要你改变行程的。”
展昭摇摇头,
“我自己来,你快走吧。衣柜里还有一身制服,你先换上,这身我走前会送到干洗店的。”
白玉堂匆匆地洗了一下,赶紧换衣服,边系扣子边说道,
“震区那边不是咱们自己的地盘,你别又瞎逞能去,听见了吗?还有,王朝,马汉他们俩挺靠谱的,有事你别又自己一个人扛着,你得跟他们商量。还有,震后特别容易有疫情流行,你一定要注意防护措施,别干活不要命。”见展昭没说话,他抬头找人,着急地问,
“我说的,你都听见了没有?”
展昭笑了笑,点点头,白玉堂连扣子都顾不上系,就一把拽过什么都没穿的展昭,紧紧搂在怀里,
“猫儿,我知道我啰嗦,但是你要是体谅我在这边又要办案子,还要担心你,你就好好照顾好自己,别让我分神,行吗?”
展昭在那个熟悉的胸膛里,点点头,然后亲自帮白玉堂把扣子系好,说道,
“我不在,你自己也注意安全。”
白玉堂拿起手机和车钥匙,又依依不舍地吻了吻展昭,终于出门走了。

十分钟后,展昭把自己收拾妥当,整理好背包,抓起白玉堂留下的皱皱巴巴的衣服就下了楼,看见展明和李日月也正准备离开,就叮嘱说,
“明明,我准备走了,可能要半个多月才能回来,展阳最近手里有几个大案子,嫂子还要照顾孩子们,妈这里就靠你了,你多费心。日月,有空常来家里玩啊。”
“好的,好的,我有空就会过来看看阿姨的。”李日月觉得展明这个二哥相当的和蔼可亲,他自然也就放轻松了很多。
展明也点点头,
“恩,哥你放心吧,我不值班的时候就会回家里住的,你自己在那边要注意安全啊,我们医院这次也要派医疗小组过去支援,我报了名,所以咱们可能会在灾区碰上也说不定呢。”
展昭正要说话,就听见手机有短信提醒的铃声,掏出来一看,果然是白玉堂发来的短信,
“猫儿,我到单位了,刚才匆匆忙忙忘了跟你说,周末我去我哥那里住了两天,他从美国回来了,但是出了些事,搞得他很狼狈,具体事情见面再告诉你。夜不归宿的事,对不起,但是我绝对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我18岁之前为你守身如玉,18岁之后只跟你有肌肤之亲,我对你忠贞不渝。不说了,要开会了。”
展昭读着短信,脸上的表情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立刻,他快速地回复道,
“死老鼠,别拿不要脸当个性!专心开会!!!”
展明看见她二哥的表情,就知道这短信铁定是白玉堂发来的,哼了一声,
“小白鼠没跟你解释他夜不归宿的事?”
展昭抬头,脸上突然很严肃,
“你该叫他什么?”
展明马上低下头,
“五哥!”
展昭在她头上轻轻拍了一下,
“玉堂白疼你这么多年,你对他一点礼貌都没有!”
“我跟他讲什么礼貌?要没有我,他能追得到你?!不过话说来,二哥,在我心里,五哥其实比你和大哥更亲,所以才跟他不用客气。”
“叮咚”
短信又来了,
“猫儿,我爱你!保重!”
展昭笑了一下,转身走向门口,
“那我走了。”
门“当”的一声被关上了,李日月有些羡慕地看着展明,
“你们家人之间感情真好。”
展明骄傲地点点头,
“那是。嗯,再提醒你啊,你别到外面去说!他们在一起的事儿,除了家里人,没跟任何人说,主要是为了他们的工作考虑,倒不是因为别的。我们家人都想的开,白家人都西方化,所以,他们没那些所谓的什么世俗偏见什么的,只是怕在工作上带来麻烦,所以跟谁都没说。其实,说来说去,主要是因为我哥事儿多,五哥就是单纯听我二哥的。哼哼,白玉堂在外面威风八面,呼风唤雨的,回家就是我二哥的狗腿子,展昭说的全都是对的,如果不对,参看第一条。”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