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鱼

我这个人污得很💩

(鼠猫)《神探非基组》 作者 无望的爱恋 『长篇破案』(授权转载)(*/ω\*)

对不起我实在不会排版(*/ω\*)

第二章 真实关系(一)

“行了,行了,白老鼠,你别吓唬他了,被你吓傻了,白大哥就该急了!这是李日月。嘿,你,别看了,这是白玉堂,我哥的......嗯,配偶,也是我哥同事。不过你记着啊,在别人面前不许提这事,听见了吗?”
李日月赶紧点头,心想,可也是,同性恋,还结了婚,这么隐私的事儿当然不能给人家乱说的,但是,这结婚十年的夫夫俩还真是挺少见的。咦,他姓白?老板的弟弟?
“诶,我说你小子这什么名字,李明就李明吧,还李日月?哦,展明配李日月,挺好,绝配!明明,我看见猫儿的行李在屋里,他人呢?”白玉堂边说边坐进了沙发里,吓得李日月只好挪到了另一边,远远地看着他,讪讪地笑笑。
“我哥去医院了。”展明坐在白玉堂对面,翻看着杂志,漫不经心地说。
“医院?他去医院干嘛?他哪儿不舒服了?严重吗?哪家医院?我现在接他去。”
白玉堂边说着,就站了起来。
“诶诶诶,白玉堂,你先打住,我说你这个警督是怎么当上的,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你听我把话说完啊。”
白玉堂抹了一把脑门上急出来的汗,一屁股又坐了回去,看着满脑袋头发像鸡窝一样乱糟糟的女汉子说道,
“行了,姑奶奶,你就别看我笑话了,快说,猫儿去哪儿了?”
展明放下手里的杂志,认真地说道,
“他真去医院了,去灾区赈灾之前,需要上交体检报告,我哥一早就去了,这时候也快回来了。先别说我哥,先说你,你到底干什么了,让我哥生气地都搬我妈这里来住了?”
白玉堂挠挠头,自己也觉得冤枉,看见展明横眉冷对地瞪着他,就举起了双手,
“好了,你别像审贼似得看着我,我觉得你去做急诊科医生绝对是我们重案组的损失,太浪费人才了。”
“切,现在知道我的价值了?小老鼠,你快说,怎么回事?”
“没礼貌!我跟你哥是合法的配偶关系,你怎么也得管我叫声哥吧?”白玉堂想想,每次展明见到他,除了借钱的时候,不情不愿地叫声五哥,其他时候,一概白玉堂或者白老鼠,不过白玉堂总是有求于她,只好忍着。他这时候在姑奶奶面前,也只能继续忍着解释原因,
“我们警署今年有个嘉奖名额,我去问公孙先生给他申请一个,他却非要让给其他人。他的破案率,办事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我又不是以权谋私!”
白玉堂和展昭原本在警衔上一样,都属于警督(Inspector of Police),但是,三年前的一个大案子,让他们各获得了一个个人二等勋章,刚好有机会和资格竞选当时空缺的唯一的一个高级警督SIP职衔,当时,在最后时刻,展昭主动放弃了竞选,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也让晋升为SIP的白玉堂觉得颇为受辱,为此,两个人在家大吵一架,互相不理不睬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当然,最后的结局还是像每次吵架和争执的结果一样,以白玉堂的认错告终,但是展昭在床上也没少被教训,也算是两厢持平了。
这次又是这种原因,展明都觉得这两人有病,尤其是她二哥!
“嘿,听着都新鲜,别人都是争着抢着想要个什么功勋啊升职啊什么的,我二哥倒好,还有往外推的。不过,这听着倒像是我哥的作风,我说白老鼠,他从小就这样,你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二哥这点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顺着他的意思不就行了。”
白玉堂用手指指她说,
“你简直没有原则!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你哥工作这么多年,早该到了可以升职加薪的时候了,但是调职里有一条是要在当年有一个嘉奖,今年刚好他们组破了两个大案子,辛苦那么久,这个嘉奖给他,谁都没意见也说不出什么,可他就是不同意,说是要避嫌!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可避嫌的,除了家里人,谁知道我们俩的关系?真是气死我!还有,你哥这回居然都不商量一下,直接就申请了抽调灾区支援,我早上到单位他让人给我一份抽调批准令,还是今天晚上就出发,你说有这样的吗?”
展明同情地看着白玉堂,
“我二哥是挺过分的!但是,我说白老五,我二哥在我妈这住了两天了,你怎么都没过问一下啊?”
“嗯,”白玉堂一下子噎在了那里,
“我这个周末没回家,出去住了两天,就是想冷静冷静,省的又打架。”
“切,少来,我还不知道你?你哪次打的过我二哥了,也就是嘴上逞逞强。”展明瘪瘪嘴,
“不过,小老鼠,我觉得我二哥这次生气也是因为你没回家!你还是想想怎么跟我哥解释你夜不归宿,四处留情的事儿吧。”
“是吗?你二哥真生气了?诶,什么叫夜不归宿,四处留情?我看你是楚留香看多了吧!”
展明不以为意,
“哼,人家那是侠盗楚香帅,你顶多是丧家之鼠,现在!你看,我二哥一跟你吵架,你看着都没那么帅了,想我小时候还崇拜你那么久呢!”
钥匙开锁的声音,果然,一身休闲装的展昭出现在门口,看见沙发里坐着的白玉堂,一愣,然后冲着另一边坐着的李日月笑笑,
“日月来了,今天休息吗?”
“二哥好,是,我今天倒班,刚好明明也休息,所以就过来了。”李日月看见展昭进来,立刻站起来叫人。
展昭点点头,
“嗯,今天不算太热,天气也挺好,你和明明出去转转。我晚上出差,先去收拾行李了,你坐着哈。明明,今天晚上妈才回来,我赶不及跟她说了,你帮我说一下,我到了灾区那边可能也不容易打电话。”
展明“嗯”了一下,却不说话,见展昭直接换了鞋上了二楼,就对仍然愣在沙发里的白玉堂用嘴型说,
“小白鼠,这回你惨了,我哥真生气了,快去求饶吧。”
白玉堂扒拉扒拉自己的头发,把脖子上制服的扣子和领带松了松,叹了口气,也上楼去了,李日月终于松了口气,
“你这姐夫气场可真够强大的,我都没敢喘大气。”
展明瞪了他一眼,
“什么我姐夫?!你别瞎说啊,小心我二哥揍你!”
李日月吸了吸鼻子,
“那也好过让你姐夫揍!”
二楼 展昭的卧室
说是展昭的卧室,其实是给他和白玉堂两个人的,自从父亲去世后,怕母亲孤单寂寞,他们兄妹三人就会轮流回家陪着老太太,所以各自都留有房间,展昭回家的时候,只要白玉堂也休息有空,就会跟着一起回来住几天。
其实杨教授倒是觉得他们多此一举,因为她自己在家的时间就很少,不是去外地讲学,就是出国开会,比他们三个显得都忙,但是兄妹三人都知道,这是妈妈可以忘记失去爱人悲伤的一种逃避的方式。
展昭进了屋,就去了卫生间,洗了洗手,就听见屋门开合的声音,知道是白玉堂追上来了,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大声问,
“我给你留了口信,让桃花转交给你。”
“我看见了。”白玉堂的声音就在耳边,人也已经挤进了卫生间,
“所以我一分钟都没敢耽搁就过来了,我跟公孙报备了。”
他说着从身后抱住了展昭,在巨大的面镜里看着他们两人。
展昭扭扭身子,向他示意自己手上有水,白玉堂一探胳膊拿过来一条毛巾,给展昭擦手,顺便在他耳边说道,
“猫儿,对不起。”
展昭在镜子里看着白玉堂给他擦手时候的神情,突然觉得什么怨啊,气啊,都没有了,只知道眼前这个帮他擦手,在家帮他做饭,收拾屋子,和他一起研究案情,跟他一样可以为了工作出生入死的人,几十年如一日地爱着他,宠着他,他摇了摇头,
“玉堂,是我太固执。”
白玉堂一愣,展昭个性温和,但是骨子里真的有些某种刻板和固执,特别是工作上的很多事情,他都做得过于有板有眼,不懂投机取巧或者说不屑于圆滑。白玉堂知道这样容易得罪人,但是,他从灵魂深处爱着展昭,或者爱着展昭身上所有的优点和缺点,这是从小养成的一种习惯,一种爱他的习惯。
因为,
白玉堂的爱,叫做展昭。

停在了即将到来的肉...真对不起←_←我先学学怎么放外链(哭唧唧)

评论

热度(5)